邱白。

死了,不在。
中考完再找我。

[周王]The Light「1」

☆周泽楷x王杰希

☆哨向

★代发

★科普:

Awakening 觉醒:在第一次发育期的时候,一些孩子会发展出超乎常人的能力,他们有些会变成哨兵,有些会变成向导。这个过程短则一两周,长则需要一年。觉醒时间的长短与能力的强弱没有直接关系。像是文中成年后很久才忽然觉醒的例子非常少见

Sentinel 哨兵: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战斗能力强大,多数从事军事或刑侦相关的危险性工作。所以才要呆在白噪音的屋子里,除了白噪音所依靠的只有向导了。

Guide 向导: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可以感受他人的情绪,进行精神层面上的攻击与透视,包容安抚哨兵并防止他们进入神游或狂化状态。向导的地位是处于低下的,而且不被普通人所理解,甚至还会被野蛮的带上项圈或丝绸。

主席与次席:主席就是所有哨兵中的最强者,他要迎接所有哨兵的挑战后才能坐稳位置,否则便会被赶下主席位。次席是仅次于主席的哨兵,一般作为主席的副手出现,同时也是帮助主席管理部落哨兵的管理人。

——————

01

砰——

森严的黑色铁栅栏沉重的锁上了,周泽楷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他是一个哨兵。

轮回圣所的首席哨兵。

但是他现在却被关在了这个满是污垢的监狱里。油污,臭水,杂乱无章的声音,例如隔壁牢房的打骂声,亦或者是强奸犯与女囚之间的荒唐事,还是呜呜咽咽的可怜的啜泣声,包括眼前浓重的黑。对于五感极其敏感的哨兵来讲就是一种折磨,当然,这还是次要的。

“嗬。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囚犯?”对面一个看起来还是青涩稚嫩的轻佻少年问,事实上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还是个哨兵。”

“哨兵!”“他是一个哨兵?!”“那家伙是哨兵!”

此起彼伏的尖叫,或者是尖锐的疑问,不管是深沉的,瓮声瓮气的,还是尖细的,灌入年轻的哨兵的头脑里。

你知道耳鸣的感受吗?一百只蝉在你耳边振动发声,就是那种痛苦烦躁的声音。

没有白噪音的隔绝,没有向导的精神抚慰,一般哨兵早就发狂失控了。

可怜如他,在这监狱里要是失控就会再次引发舆论!

他就是因为无法控制自己才被送入的监狱,这都要怪背后拼命算计他的那些家伙。没有白噪音没有向导,敏锐的五感这时候成了伤害他的帮凶。普通人对于哨兵就是带着唾弃,因为他们太畏惧那种力量所以反而被曲解成恶魔。

政府对于那些愚昧的平民一味的包容,而可怜的哨兵总是备受噩梦,更可怜的是向导,因为他们会被变得丑恶的人们用各种可怕的手法折磨致死。

他是不易失控的,这要拜那些普通人所赐。

发霉的各种食物,臭鸡蛋芽土豆或者是生了虫的烂苹果,发了黄的菜叶包括发了酸的奶酪牛奶,还有金属敲击震耳欲聋的响声,被捆住的双手双脚溃烂,脖子上紧系着的麻绳陷入皮肤里被鲜血染红,甚至是用被火烧的通红的利刃往他的胸膛上划出沟壑。

那些群众懂得如何去对付被他们唾弃的恶魔“哨兵”。

并且在斗神叶秋叛变国家后更是变本加厉。

他终于忍不住了。

这次一如往常的,愚昧的民众即使在监狱里的囚犯恶徒也不愿意放弃伤害这个可怜的哨兵的机会。

有被磨的澄亮的金属小刀片,也有油渍渍的铜碗,甚至是半碗发了黄的菜叶稀粥,还有染成了黑白斑驳的半块馒头,一股脑的扔来,有的穿越栏杆的间隙砸入牢房,有的在黑栅栏上撞击发出尖锐的敲击声。

圣所教会他如何学会做一个优秀的哨兵,教他如何在战场上傲视群雄,教他如何在密林,沙漠,深海,雪地,冰河里阻杀敌人。但是没有教他如何去对付群众。

他是一个英雄。

但也是一个所谓'可恨'的'恶魔哨兵'。

半年前战争结束了,回归迎接的群众没有一如既往的带来赞美和掌声,只有谩骂和唾弃。

他们说战争中,哨兵烧杀抢掠,甚至伤害妇女和小孩。

他们说战争中,哨兵怯战被英勇的反抗者击溃的落花流水。

他们还说,斗神叶秋叛国,一切对被侵国的罪行都是他带头犯下的。

哨兵们陆陆续续落到了荒凉的境地,而位高如周泽楷,终于也在通过一个星期的盘问折磨之后来到监狱,他到现在为止一次安稳觉也没有睡过。

他的次席哨兵江波涛与他的上司安慰他,说尽力为了释放他回去。垂青他的圣所主席也频频表示风头过了让他得到赢得的荣耀。

可这是一场不会终止的战争。

周泽楷清楚叶秋并不是叛变而是被逼走的,他们最后一场浴血奋战的战争是对这位封神哨兵残忍的抛弃和对别国的侵入,战争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而是国家替他们决定的。每日与战争的朝夕相处的他早就明白他包括那个国家英勇不屈的人民是不会失败的。

这是一场惨痛的败仗,国家无条件退出后,不仅把斗神叶秋被抹黑为“叛国”,而他被称作“枪王”的周泽楷也跌落王座,被囚禁在这个狭隘而折磨的牢狱中。

这就是所谓哨兵的荣耀。

帝国把他们当做战争机器而赋予的“荣耀”。周泽楷清楚真正的荣耀早就随着最初身披荣耀的英雄离开了这个国家,没有他在的地方一片荒凉不再有什么荣耀,而是无力抵抗腐败的政权和被舆论左右的人民的圣所,向导之家。

他们为了这个反而伤害他们的荣耀而献出生命。即使清明的明白这不怪主席,不怪塔主,甚至不怪那些愚昧的群众。到底怪谁呢?

不知道,得打完战争,但是这场血与肉的屠杀在迷朦的血雾中拉开序幕,便是直到每一位参战的哨兵和向导彻底的湮灭才是结束。

侵入战争已然结束,周泽楷是轮回塔派出哨兵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哨兵,作为首席,作为轮回圣所的黑暗哨兵,作为一个打败仗的罪人,他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无止无尽,没有胜利。

02

唯一安静的是他右手边的牢狱,那里只有一个囚犯,他们中间隔着一个有一个大洞的水泥墙壁,也是整个牢狱中最安静最'香'的地方,总比那些污水与臭油交杂的牢房香得多。他紧紧依偎在旁边,但是不敢向洞里窥看,即使现在是囚徒,骨子里的绅士气度也不允许他做出这种事情。

“是哨兵吗?”杂乱的谩骂声和耳朵过度敏感而引发的耳鸣乱的他头脑不清,隔壁的人轻轻的唤了一声,周泽楷难受的蜷在墙边没有回答。

“没事的,会没事的。”那边的人没有听到回应,半晌又柔声安慰道。“可以让我触碰一下您吗?”一只白皙纤细的手从刚刚好容纳手臂粗的洞中穿了过来。

周泽楷还是没有回答。

那方也没了声音,只是顺着墙壁摸索着,然后轻轻的用手勾了勾周泽楷的手指。

无法言喻的一种感觉瞬间笼罩了他。

就像是回到了他宁静的白噪音房一样,少了流水和风扇的声音,却意外的比白噪音让他更加宁静,五感中失去了与外界的沟通,耳旁没有蝉鸣似的杂音,鼻子也闻不到刺鼻的污臭了,什么东西正在抚平它焦躁的情绪。

是向导吗?他想。

王杰希没有听到回应,通过牢中的吵闹声知道了新来的是一个哨兵。意外的沉默而且自制力强,但也应该承受不住了吧?比较平民对于哨兵和向导都是厌恶的。

于是他冒昧的展开精神屏障试图让这个哨兵好受一点,好在哨兵也没有反抗,感受到精神波动慢慢归为平静他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点羞怯,向导之家教育他不许随便去触碰人,即使是伴侣,守卫,特别是哨兵。因为微草向导之家和蔼的媒介人曾经对他讲过只有与他结合哨兵才能够得到向导的触碰。

但明显他也成了一个囚犯。

因为那场刚刚结束半年的荒谬战争。

他是在战场中觉醒的,属于几乎不可能觉醒的范畴,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一个训练良好的普通人士兵。哨兵与向导对于他来讲是不可及的。

他是一个优秀的军医也是一个优秀的战士,但是却被当地的普通人给私自扣押在了监狱了。王杰希心里不断的堆积着愁苦,当他还是普通人的时候他们还对他是那么的亲密。俏丽的少女会为这个少年送上一只绿玫瑰示爱,邻居街坊对他也满口称赞,但是现在他们对他犹如避瘟神一样。

曾经的美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但是他毫无畏惧,因为他虽然是一位向导,也是一位优秀的战士。

03

他也曾与那些英勇的当地部落武装军战斗过,他们的向导,准确来说是首长一样的人反而没有对这个可恨的侵略者下狠手。反而救了他。

救他的是一个比他还小三岁的女孩儿,患有严重的哮喘病,第一个发现他是向导的也是这个女孩儿。

他没有受过正式的训练,了解向导的能力全都依靠这个女孩儿。女孩儿是那个部落唯一可靠的向导,因为那个部落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少到老向导在战争中死去,年轻的向导只有十四五岁刚刚觉醒的小孩,而这个才成年的女孩是他们唯一的支柱。

他们部落中只有为数不过两只手的哨兵,同理,老哨兵在战争中死去,新的血液才刚刚觉醒,能依靠的哨兵们没有先进技术所造的布满水流管和百叶扇的白噪音房,只能靠着女孩的精神抚慰。

这个民族太脆弱了,还停留在部落的阶段,内战不断,外战连绵。女孩虽然体弱,但是教会他许多活命的技巧。

例如树立起精神屏障,例如感知身边的事物。

“把你当做自然的一部分,例如水,例如风,亦或者是花草树木,你沿着这里自由的向外飘去……我指的是意识向外飘去,嘿你别不自觉的走动啊。”女孩对他这么说。

终于到了这场战争结束的时候。

女孩并没有多挽留他,只是将他送到了军队的驻扎区。这里的人民取得了胜利,而他们作为失败者。

“没关系,你只是在履行战争的义务,而失败了是你们君主的责任,在我们这里从来不指责哨兵,因为只有不会指挥他们的向导没有不拼搏的哨兵。”女孩说着。

王杰希尴尬的告诉他国家现在由哨兵决定向导的一切,而普通人更是随意欺凌这两类人,政府则可以任意支配这些人,腐朽败坏,社会风气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什么?!你们居然把向导当做物品!普通人居然对哨兵和向导如此的残忍?!”女孩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所以你们注定会失败!更别提什么侵略不侵略了!”

他没有说话,沉默着。

或许所谓的文明之邦可能还不如这个“野蛮未开化的种族”。

王杰希收回思绪,轻轻的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拉起隔壁哨兵的手抚摸了几下。手心和虎口有厚厚的茧子,手背则意外的光滑,顺着上去的小臂摸起来紧绷有肌肉,他推断应该是身材矫健而且有肌肉的哨兵,常年拿枪支要不就是其他武器。

手臂突然一下受力往那边扯了过去,王杰希被扯得差点撞在墙上,正想开口质问一下结果听到了细微的呼吸声。心里突然充满了怜悯,应该是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吧。哨兵双手紧紧环着他的手睡着了,王杰希透过一点点缝隙看到了哨兵的侧颜。

很帅气的哨兵呢,一点也不像以前普通人说的那么凶神恶煞。他这么想着,扣住哨兵的手轻轻的按揉了几下。

——tbc——

☆谢谢观赏

评论(2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