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白。

死了,不在。
中考完再找我。

[周王]The light「2」

☆周泽楷x王杰希

☆哨向

☆上一篇请点头像

★代发

——————

04

王杰希起了个大早,手臂肌肉和关节酸痛的不得了。他小心的安顿好了隔壁的哨兵后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今天他就要''出狱''了。

实际上与进监狱没什么区别。

因为他就要去微草的中心城市的向导之家接受训练,分部的训练都是针对小孩子的,像他这样的例子简直屈指可数。

每个地区的向导之家都有媒介人,媒介人是一个特殊的职位,通常由有资历的向导担任他们的职责就是搭配合适的哨兵与向导结合。同时也承担教育向导的责任。

王杰希其实并不想去中心城市,因为这里的媒介人就对他很好,分配的导师也对他很好,虽然仅仅过了两天他就被当地权贵的普通人关进了监狱,但是分部的人依然会竭尽所能的帮助他。

然而他这种例子太稀少了。

向导本身就是一种稀缺资源,何况这么晚才觉醒的向导,当然是得经过一系列盘问和检查的。

他只希望那里的媒介人和导师也是一样的和气就好了。

只是路上并不一定会平平坦坦顺畅的走完一路。待到他沐浴过后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后就跟着几个警察坐上警车。

“我们开车几个小时之后就到中心城市,微草虽然地大但是还有不的你捣乱。听到了吗?——向导。”警察无一例外都是普通人,跟他说话的人用一种足以令人起鸡皮疙瘩眼神打量着他,并且高昂着头,不屑的眼神反映出这位先生并没有好的教养。

“就算你之后入了狱,向导之家应该也会教你一点规矩的吧,连丝绸都不带。”于是他和旁边的警察对看了一下哈哈笑了。

为了标明向导的身份,一般都会让向导带上丝绸。

“向导!就算做是我们送你的礼物好了”另一人抽出一条车上的皮项圈圈在王杰希脖子上还用力的紧了紧。他的颈脖被紧皮带勒出了一条红痕,但是他没有吭一声就这么盯着前面的两个男人,这是一种极其粗鄙的侮辱行为,古时向导便是被皮项圈铐起来的,把他们当作宠物或者物品。

“这眼神怪唬人的还,一边大一边小,以为你有啥了不起。”

“喂再看挖了你眼睛!”

两个败类有持无恐的吆喝。

王杰希闭了闭眼,尽量让自己忽视他们。

——————————————————2.2——————————————

周泽楷在一片翁声作响的杂音中被惊醒的。

隔壁的向导早就不在了。

他的听力十分敏锐,隔壁空荡荡连心跳和呼吸声都消失了——最起码他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死亡。应该是离开了,也对,向导肯定是要回到向导之家去的,那个人不像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应该也是被冤枉的吧?

实际上他觉得监狱甚至比''自由的社会''要好一百倍一千倍。这群习惯了超出常理,每日每夜脑子里都是一些烧杀抢掠淫,挖刨祖宗坟的家伙虽然说对哨兵和向导有着如普通人一般的恐惧——当然了,源于他们的无知——但是接受能力恐怕是连周泽楷见过最容易接收新事物的人了。

天才和疯子只隔一线,而疯子一部分待在精神病院一部分待在鱼龙混杂的监狱里。当然,这群疯子依然接受了这么一个哨兵的存在,一些老奸巨猾的老油条和一些年轻地位不稳但是满肚子诡计的小生都在打着他的主意。

这毕竟是一个哨兵!

大部分哨兵与向导被关在特殊的监狱了,很少下放到这种地方的,除非是中间发生了点什么值得去八卦的暧昧事情。老油条们和那些脑子发达聪明的年轻人很快就明白个七七八八。无论外面还是监狱都有着''地位''这个东西的存在,这可能关乎着老大能否吃到最肥嫩多汁的鸡腿和优先享用还算不错的牢饭,而地位在下的不得不思考是否只给他剩下半碗黄叶子稀粥。

收服这个哨兵可能是最不错的选择,虽然这个群体被大众妖魔化了很多,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和各方面素质都是不容小觑的。

但是各方大佬都虎视眈眈迟迟没有下手,都在猜测着别方敌人能忍耐到何种时刻,也在估算着这个哨兵需要放弃多少烧鹅腿才能拿下——

当然,这群一辈子只想在牢里混好有好饭吃的家伙周泽楷是连一眼也不会看的。

这群亡命徒手里有枪,周泽楷早就从各牢中细微的机械撞击声判断出来了是何种枪械,闭着眼睛都能模拟出枪的模样,子弹的长度,甚至是令人兴奋的,子弹爆发的火药味。每个人都会有喜欢的一种气味,可能是纸墨,也可能是妈妈喜欢小宝宝身上的乳臭味,也可能是医院的消毒水味,泥土味,木屑味,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味道。

但是不会有人喜欢周泽楷严重真正美妙的味。

枪炮,火药的硝烟味会让他浑身兴奋的颤栗,战争就是他最熟悉的朋友之一,枪就是他额外的肢体,他爱枪简直就是对待恋人一般的诚恳,这种迷恋枪械的感情也使他获得了枪王的桂冠。

当然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至于现在,为什么各牢会冒着被狱警发现的危险组装枪械?

要知道被发现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他精密的头脑早就告诉了他答案。

周泽楷不自觉的用纤长的手指敲击着大腿外侧。似乎他可以利用这些人来出去找找那个消失的向导?没能知道他的名字始终是一个遗憾,而且这种感觉越放越大。或许彻底占有会是一个正当的理由?

周泽楷勾了勾唇角。

05

王杰希镇定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整齐的放在膝盖上一副小学生上课的样子,两只眼睛直视前方。

在他面前的有两个人。

一个是西装革履衣着考究的绅士,他头戴一顶高帽子,手里拿着一只镶嵌着婴儿拳头大小的宝石手杖。在他旁边的是一位低胸紫色撑裙的贵妇,她高昂着头用眼角打量着王杰希。

没错是用眼角来打量,自从当上微草中心城市区的向导之家的媒介人后她就养成了这种习惯,反正微草区首席哨向和次席都空着不是吗?不过这个习惯也给她带来了不少的灾难,当她见到了别地的向导的时候总是会落败的灰溜溜的——因为她并不能比别的地方的向导更好的调控哨兵,她所依靠的只有她的丈夫,依靠这个比起别人来说强一点儿的哨兵所给她带来的荣誉。

虽然说微草区现在沦为她来管控一些东西。

但显然,这位夫人并没有什么……用。

正如我们所说的,胸大的女人有脑子也就算了,无脑更让人讨厌。

时间倒退一个小时前。

大胸脯的夫人高昂着头颅,手指上上下下的挥舞着支使他。

“哦你,来得正好,先给我去厨房里冲杯咖啡,最好加点炼乳,牛奶也可以……”等王杰希端着一杯咖啡过来的时候夫人慢慢的把咖啡喝完就放在桌子上,挑起她那又浓又粗的眉头,高声的用尖利的嗓子喊着:“你怎么泡成这个样儿,重泡!”

王杰希看了看那位夫人,好吧,女士总是受优待的。

于是多次重泡之后夫人终于满意了。

“你现在去厨房里看看厨娘有没有做好糕点。”“还有其他的什么吩咐吗?我想我们应该尽快开始课程。”王杰希说,就算他的脾气真的很好此时此刻也不想和这位女士再纠缠下去了。

“还有打扫这个大厅,接着……有我的吩咐你再来吧。”夫人毫不在意的挥挥手。

06.

“女士”他说“我过来不是为了帮您打扫卫生和为你服务的,我是来学习的。”他刻意强调了学习二字。这个向导在他看来还不如呆在小城镇里面的那些和蔼可爱的向导们好。

“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向导,我现在就来教你一些你值得学习的东西。”女士不满的大叫着。猛然一股尖锐的冲击力把王杰希狠狠的撞了一个踉跄。脑袋好像被沉重的打了一拳,于是还站得笔直的他立刻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够了,根据微草制定的《哨兵与向导准则》第七章四十二条最后一句,向导不得随意向其他人发起精神攻击,我觉得我可以上报给微草区哨向协会!”王杰希努力保持风度的说。

两个人面对面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

“怎么回事?”大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位男士。“安静点,尊敬的向导们。你们的讨论声能传到外面去。”

“好吧好吧,你真是厉害向导,你不接受我的教育反而出言顶撞我。”贵妇扭曲着脸气哄哄的喊着。“你这个一点也没有礼貌的家伙,一会儿看Leader如何收拾你。”

“可微草区并没有Leader,首席哨兵的位子是一直空悬着的。而您先生则是向导之家的哨兵而已。”他瞥了一眼哨兵和向导,每个区的首席哨兵都是黑暗哨兵,而首席向导则是黑暗哨兵的配偶,很显然这个男人只是强大一点的哨兵,不然他早就升级了。很明显,首席要面对的是整个区的哨兵的挑战而于不败之地,这个哨兵目测都是不足以当任Leader的。

一声枪响突兀的响起。

“向导,我认为你是在以下犯上。”哨兵说着,一边把枪慢条斯理的收起来。“虽然我只是向导之家的首席,但我认为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不得以下犯上这一条规定,我甚至可以枪决你。”

“根据《哨向国家新法》第二十四章第六条二十小点规定‘任何人不得将未聘用的哨向当做仆人使用,即使是下属也不再范围内。’而我现在不是您的下属而是一名学生而已,更何况我未接受聘用,更没有酬金。”王杰希冷静的说着,在监狱里他无聊的只好托一些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狱警带给他一些书籍,这些东西早已记得滚瓜烂熟。

“《哨兵武器管理第二版》大扉页就有红字的警告‘哨兵不得向普通向导私自使用武器’,看来先生你并没有很好的阅读。况且真正有资格接受报备并批准的是区首席和次席,无论哨向,而先生你并没有这个权利。”

这一番话让面前那个哨兵脸色扭曲了。

王杰希仍然冷静的看着他。

——tbc——

☆谢谢观赏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