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白。

死了,不在。
中考完再找我。

[周王]The light「3」

☆周泽楷x王杰希

☆哨向

☆上一篇请点头像

★代发

——————

07

深夜无风,正适合杀人放火。

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窜进了监狱里,周泽楷动动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心说这大半夜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囚犯都正做着想做爱做的事情呢,哪个没有夜生活的家伙来窜监狱。

哦。江波涛。

不过有没有夜生活就不知道了,周泽楷近来无公务烦神,倒是将歪念头想到当初下属下面去了。

“Leader,晚上好。”江波涛看到他眼神一亮。“没想到这群家伙把你放这么显眼的地方,还以为要找许久呢。”你以为拍电视剧呢放在不显眼的地方,还有你这一身黑色紧身衣还脸上抹了点什么黑不溜秋的东西……周泽楷心里碎碎念着,表面上却是面无表情的轻轻点了点头。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周泽楷意简言骇的说道。“Yes,sir!”江波涛立正行了个军礼。“上头打算派你执行任务,重返战场。Tower经过清点人数之后发觉少了两千六百多名哨兵和向导,其中向导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约占百分之三十二点八。前些日子地界边的居民在里家不远处找到了一个人坑,经调查共有八百一十八名战士,其中十八名是向导牺牲。”

“我救?”周泽楷眯了眯眼,慢腾腾的从木板床上下来,活动了一下关节,用皮鞋尖在地板上磨着。

“……是的。当然您也可以拒绝。”江波涛回应,Tower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嘉世圣所强词夺理说斗神叶秋叛变,没准战俘是被他关进去的,声称一半以上的战俘都是嘉世人他们损失最大不能再派人去送死了,叶秋即使是状态下滑也是雄狮,非要周泽楷去对付不可。荣耀前后第一人,要真是拼起命来两败俱伤,顺带除了轮回一大臂力。嘉世这算盘真的是叮当响。

但要是周泽楷不去做,这盘棋就落空了。

嘉世这么一番赌注的底牌到底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他们看起来并不着急周泽楷不去的样子。

“不急。”让我考虑一下再说。周泽楷打了个呵欠示意自己困了,又返回自己的铺位上躺下。

08

微草的寒冬总是令人有些难以承受的。

王杰希一早醒来,洗漱完后在向导之家领了一条毛毯一床棉被还有一套冬衣。可明显单薄的冬衣并没有起到什么保暖效果。

室内供暖也不是很好,这里还沿用着古式的取暖工具,壁炉里的煤炭中只燃着一丁点儿星火,大部分向导都有着各种忙碌的工作,只有一些尚幼的孩子们有闲暇时间凑过去取暖。

倒是有点像是以前他待在部队里的建筑。打仗前几个月,在边界住的也是这么古旧的城堡,寒冬里壁炉没有木炭和火焰,士兵们在大厅里铺上棉褥休整,只一件厚里衣一件外套,冷的靴子里的汗水能冻成冰块,手上都被冻出冻疮。

而一些单独的隔间里,则是有毛毯有烈酒,壁炉里燃烧着旺盛的火焰,火星子喷溅出来,还穿着考究的大衣的肥胖的军官们在里面胡吃海喝挥霍军饷。王杰希突然想到后来那些军官们是被怎样对待的不由得会心一笑。

那时斗神叶秋策马连夜赶到,军官们还在开盛会,还以为上司明天才来呢。斗神先是看了一下情况,二话不说从外边提了半满的几桶雪,先放在士兵们面前:"撒尿,往里撒,别一会儿我给他们点份饭的时候你们后悔。你们觉得他们住暖气房你们住冷气厅心里揣着舒服吗?"斗神是这么说着,于是面面相觑的他们推出了几个胆子大的。

几个士兵往雪里洒了几泡黄骚尿,然后叶秋吹了声口哨,拎了桶一脚踹开单间门。军官们先是大骂了几句,然后哄笑起来,喝的醉醺醺得他们眼前世界都是晃的更认不出人来。叶秋先是拿了一桶没尿的雪泼进壁炉里灭了火,又拎起掺了货的一人一桶往身上泼。“败家玩意们要的盖浇饭到了!”叶秋说完还踹了踹他们肥胖的身躯。军官们骂骂咧咧的看清了人顿时消了声,一个个不知如何是好的像只哈巴狗趴叶秋腿边。

士兵们看着拍手叫好甚至唱起歌来,热闹做一团,这几个月来被这些败类整的人人心里满是怨气。

“这地儿虽然落后穷但是房子挺大,几十人一间打地铺没问题的,别独占大片位置给别的兄弟留点,你放心,有我在,兄弟们能暖的暖,暖不到的抱一起睡别擦枪走火就好。”叶秋这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士兵们高兴地吹口哨的嚷嚷的鼓掌的都有,最后变作齐声的大喊。

"斗神!斗神"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见到斗神叶秋,意气风发的男人穿着一件厚实的皮大衣,胸前挂着一大片闪亮的,走起路来还叮叮当当作响的奖章,当然最不容忽视的是他嘴里叼了一只眼吧嗒吧嗒的抽着,军服穿着委实说还没有他们的严谨,透着一股疏懒的味道。眉目间满是慵懒,却与兵卒同吃同住,仿佛天大的事情叶秋都能扛着,他们只负责打。

他还记得叶秋撞见了他好像看到了什么神奇的东西一样大喊着"快看!大小眼!"就在他一股火气就这么要蹿上来,叶秋又勾着他的肩:"相见既是有缘,不如咱去喝一杯怎样?"王杰希的一口气又消了下去,对方只是开玩笑的,让他怎么生的起气来,士兵本来不允许喝酒,但鬼使神差的他答应了。

那天和叶秋和他喝的烂醉,没想到斗神竟然是一杯就倒的家伙,还约他出来喝酒,他哭笑不得只能帮忙着收场。

这种人怎么可能叛国呢。当王杰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早就传遍大街小巷才传入他耳中。他是微草军队,并不归嘉世管,但是也不免替叶秋唏嘘不已。

09

位于向导之家三层楼的图书阅览室是王杰希唯一觉得这所所谓的微草最大的向导之家唯一一点有价值的地方。

就算是冬日在这儿也太暖和了。

结着冰花的窗透进来暖黄色的太阳光,红褐的木质桌椅,书架像是撒了一层粘稠的蜂蜜一样,触摸上去时手里一片温暖。纸页中的墨香,夜间点亮白天熄灭的老式吊灯时而嘎吱嘎吱的响着。书架,脚边都有散放的典籍,鲜少人们轻轻走过,绕着这些已经泛了黄,脆了纸的老家伙们。

一个衣着低调考究的少年在高书架徘徊了一阵,犹豫的踮起脚趴在书架上寻找着什么。但很明显他不够高,没办法看到那些顶层已经铺了灰的老货。

“你需要帮助吗?”

哪里来的声音?少年慌慌张张的往后退了几步,砰的一下撞倒了后面的书,然后很绝望的看到一人高的叠起的书啪啪啪的散了架堆在地上。“对不……”少年立刻蹲下来收拾,但是突然又想不起他这是要想向谁道歉。

然后他看到了对面的书堆里钻出一个长相英气的男人。虽然那对眼睛……

他很快想起这么打量人很不礼貌。“先生,早上好。”于是他有点怯生生的问安。

“早上好。你在找什么书吗?”王杰希问。

“……正在找《哨兵与荣誉》这本书。”少年叠好书后小声地说。“在你往后走第五个书架的第三排可能会找到。”他指了指后排。“但你似乎并不只是找这本书吧?”

“实际上……等等,您是怎么知道的?”少年惊愕的大叫出来,然后捂住自己的嘴。

“我刚才看到了。”他眨眨眼。“用这里。很抱歉,今天早上测试了一下精神外放的屏障覆盖率,不小心听到了一些东西。”然后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少年先是很在意的想了一下果然不能和一帆执行任务的时候聊得那么大声么……然后惊愕的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乔一帆和他是在在地铁战时分别的,离这里可隔着一大段距离呢,首先得打车绕过高耸的微草Tower,然后再乘左边第三站的直通车……不对,是右边的?还是左边的?……反正就是很远,这个男人居然感觉得到?

“这儿可能对你来说还是很难受,虽然对于普通人和向导来说已经谈得上是寂静了。”王杰希看了他的手腕一眼。“对于五官灵敏的哨兵来讲,外面又吵又闹的很不舒服吧?”

“实际上还有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香水味儿,我可宁愿到外头去问汽车尾气!”少年秀气五官扭曲了一下。“耐心点,这儿不少向导小姐们呢。”王杰希按住他的双肩,展开精神屏障试图安慰安慰他。

——tbc——

☆谢谢观赏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