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白。

死了,不在。
中考完再找我。

[周王]The Light【5】

☆周泽楷x王杰希

☆哨向

☆前章戳头像。有生之年系列(x

☆代发

☆导读:现在微草处于比较危险的状态。

13.


“看看他,一副谁都不鸟的样。”“还不是和我们一起在这儿敲石头的份啊。”

周泽楷揉揉耳朵,一声不吭的继续干活。轮回首席沦为敲石头的石头工,也是够讽刺的。更别提他还要在这里忍受一大群普通人的叽叽歪歪。他们以为那点“细微”的声音周泽楷会听不到,实际上再小声个十倍也会全部落入他的耳中。这比和蓝雨搞联谊还要痛苦,太痛苦了。周泽楷下了定论。 

只不过送饭来的女工分外青睐他,所以过的还不错的样子,几十岁的女工们被俊朗的周泽楷帅的春心萌动,回归少女时代。周泽楷因而还被起了个响亮的外号:石头哥。坚毅冷酷的犹如石头一样(当然还是敲石头的)。

石你麻痹。他面无表情的想着,你才石头哥你全家都石头哥。

——周泽楷。

他猛然抬头,不知谁喊他的名字,四周的人根本不能做到这种细微声音的份上。栅栏敲击发出细小的碰撞声。周泽楷循声望去,江波涛等一干人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他,像是杜明几个都趴在铁网上像是等待老大抚摸的小狗一样就差没有摇尾巴了,好心疼Leader啊,不过敲石头的姿势还是挺帅的嘛……

汗水流过匀称的肌肉,半透的白衬衫,此时穿衣胜没衣,简直引人犯罪啊。


铁网打开一条缝,看守的哨兵示意他过去。


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他心想。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见周泽楷原地没动做,江波涛一干人呼啦的就涌了进去,围着周泽楷打转。

原来跟着他们来的还有联盟派来的一个穿军装的老头,这一下似乎掉了面子一般脸上有点尴尬的就也走进来站着不远处看着他们。

周泽楷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头发胡子梳的整齐贴切,脸上红光,身上的军装整洁,一股并不讨他喜的气质,看起来是个文官的样子;手上有茧子,但是肯定不是经常摸过枪的人,身上没有硫磺味,反倒有高级墨水的味,应该是写字写的比较多的;来看护他的,还是个七老八十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显然是不可能的。不出意料的话打石场或者外围已经包围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如果他不听话可能几百只枪就指着他。



“有事说。”言简意赅的三个字,江波涛凑过周泽楷耳边:“上头下了指令,这回事必须得要逼你去了,不然的话外面有人就过来逼着你就范,还特地带了大功率的噪音产生器骚扰您来了。”说着江波涛提到噪音产生器都是一股心有余悸的样子。“上头还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之后会让你回归原来的位置上的。”


“我们保证。”那个没有事情干的文官立马插进话来。江波特也没有可以压着声音。


周泽楷依然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听到这句话眯着眼瞧了一下那个文官,神色捉摸不透的样子,江波涛也心里没底,心说你个普通人插什么话,没有避开你还带着你来已经够给面子了,万一惹的小周火气上来一百个你都是被打趴的。

“……但是这次行动暴露了的话,军方是不承认的。”也就是说,周泽楷去执行任务暴露的话,军方就是“关我们什么事他自个蹦跶过去惹的事不要怪我们啊”,成功了就大肆宣扬。

沉默了大概三十多秒,江波涛似乎感受到空气中逐渐弥漫着的凝重气息,想了一下最糟的后果,周泽楷千万不要突然从后腰抽出一把机关枪哒哒哒哒哒扫射过去,一发一个子弹干掉所有人,然后抢了他们汽车溜跑了。


不过幸好这只是九点水脑洞开太大,压根没有机关枪扫射念头的周泽楷点点头。


“事成之后,一个向导。”周泽楷想到了什么,对江波涛说。

“向导?”“恩。”江波涛疑惑了一下恍然大悟,微笑的拍拍周泽楷:“包在我们身上。”

原来小周是想找个向导啊,看来小周也是到了这种时候了…年轻人嘛…江波涛心想,看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让向来如苦行僧一样的周泽楷都想要谈恋爱了,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周泽楷看着向导就像是看木头,大家很担心,周泽楷看着哨兵也像是看木头,大家松了一口气更担心了,好在周泽楷看着小动物啊什么的也像是看木头……


是的,帮我找一个向导,那个突兀闯入我生活中的向导。

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周泽楷心想,想想还有点小期待呢。



14.

斑驳的碎光穿过窗外沾着雪叶子的影投射在办公桌上,几只雪白的鸟一边吵闹的极快的蹿过,伴着忽如其来的枪响没了声息。

坐在桌子后的王杰希老神在在的翻了一页书,毫不在意突兀的响声可能是危险的信号,端起一边半凉的茶呷了一口,轻轻放下,瓷器之间发出悦耳的鸣声。几个少年踩过老树的枝干,在雪枝干上留下一个个脚印,树间沙沙的落下飞雪,松柏的深绿色叶子翻卷着舒展。

最后一个路过窗前的少年踩在枝干上微微一顿,抬起枪上膛射击,一气呵成流水一般的动作和着鸟叫声结束。


王杰希微微一笑,少年看着王杰希似乎有点腼腆的挠挠头,脚下使劲随着同伴们的轨迹跃动出去。

被雪覆盖的松柏间几个少年的身影变得隐约。收回目光,琥珀色的茶汤微微荡起波纹,王杰希透过茶汤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啊他们又偷着打猎去了。”站在王杰希后面的方士谦还在保持着望向窗外的动作。“说了多少次了在圣所附近不要开枪,万一吓到站岗的小同志了怎么办。”

“你不觉得这样还挺好的吗,这种鸟繁殖速度特别快,在严禁烟火枪炮的向导之家一到这种天气是必须禁闭门户的,不然成群的鸟队就一大群飞进来取暖。”


王杰希拿起笔在一本公文上签了字,随手放在一边。“即使他们天天没事就去打鸟下来吃烤翅,圣所附近的鸟还不是多的是,随便摇摇树都能飞起一大片。”


就像是松柏林的雪突然飞起来一样,白色的鸟群呼啦的冲上天空,此起彼伏好似落下了纷纷大雪。

“也对。”方士谦显然见识过向导之家遭鸟患的威力,咧了咧嘴。“不过你最近还真是让我惊讶啊杰希。”

“因为我的适应能力?”

几个月前落魄的被关在监狱里的王杰希摇身一变成了微草首席哨兵,他很快就适应了这个看起来及其荣光华丽的身份,看起来就像是本该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模样。


“不是,只是因为英杰说你适合当一个园丁,但是我看你比较像是鸟类学家,特别是那种微草城里街边都有的那种鸟类学家,一个炭火炉子上架上网,拿出鸟翅就开始烤,一边刷着香油酱料孜然的那种。”




“……我并不认为这是在夸奖我。”沉默了一会儿王杰希发自内心的说。虽然这种微草人人都会的技术王杰希自信还是做的不错的。

调侃了一下终于转到正题,方士谦抽出一封牛皮袋扔在王杰希的办公桌上。


“轮回圣所已经开始动作了,他们派了人去了边界。上头下死命令,如果发现蛮漠关押了荣耀国的战俘,必须想办法救出来,不惜一切代价。你呢,有什么看法?”



15.

蛮漠便是和他们断断续续打了不知道几年战的国家,蛮即指的是野蛮未开化,漠是指那个国家一望无际的国土上沙漠无边。


在王杰希仍然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当了一个普通的士兵,然后和那个国家打了仗。他也曾经苦中作乐的想过这不是上帝突然失手把一个本来该变成向导的人的向导身份安在他身上了,最后懒得改回去。

这么想来上帝倒是一个颇有孩子气的神灵。

蛮漠的哨兵和向导占了人口的70%以上,各个氏族部落依靠哨兵向导争夺地盘,资源和食物。所谓野蛮的国家比荣耀国这个“文明之邦”还要强大,最起码撇开武器装备上的巨大悬殊之外。


王杰希的天赋似乎很强大,对于荣耀国的向导似乎有了碾压的力量,毕竟王杰希的精神就像是一片深海,其他的向导都只能称作淡水湖。


但到了蛮漠来说,似乎不足以成为他强大的理由。


例如教他运用精神力的那个蛮漠少女,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少女放开的精神屏障,里面像是一片灼热的沙漠,如同这个民族一样,像是广阔雄伟的细沙一般,灼热的,像水一样流动,宛若千军万马奔涌而来一般,轰轰烈烈的闯入王杰希的脑域中。


她叫什么名字?不清楚,少女似乎跟他讲过,但是被丢到了不知道记忆中的哪个角落里去了。


“我们呢,你们打算做什么?”王杰希再次端起茶,饮完已然完全冷透的茶液。“这应该问你不是吗?”方士谦双手搭在王杰希的肩上。“自你成为首席哨兵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将一切权利交给了你。”

虽然你是个向导。


“可我是个向导。”哨兵和向导是完全不同的,哨兵就像是普通人中的男人,负责干劳力活,是一个家庭的支柱,一个优秀的男人在氏族中可以是一个说一不二的领导。虽然哨兵向导在人类进化中出现,但是氏族部落仍然存在于哨向间。一如微草,就是氏族中的一个。

向导就有所不同,他们广阔的精神力可以让哨兵处于最佳的状态,就像是锋利的刀刃总需要配一个合适的刀鞘一样,向导就像是普通人中的女人。


也许是因为向导注重精神力而比哨兵缺少了力量,也或许是人们过于把向导弱势化和物品化,向导更多成为了像是商品一样的东西,即使在明文法律是禁止的,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会有贪图其中巨大利益的黑手在冒险呢?更何况向导本身稀少,难保身居高位的人也与这些犯罪组织勾结。


“不,你是个哨兵。”方士谦微微闭了双眼,撑着王杰希的双肩。这个微草第一向导的精神屏障就像是窗外白雪一样宁静的悄悄飘落在王杰希的身上。想要隐瞒过别人的耳目,向导只能依靠其他向导的掩护,方士谦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在不断的在他身上设下屏障。


王杰希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他作为一个哨兵,但是他也不想去知道事实是为什么。显然方士谦已经付出了许多代价来苦苦掩饰掉属于他普通人的过去,向导的过去,存在的只能是一个哨兵王杰希。


王杰希任由白雪的微凉触感在脑中像是滴墨入水一般晕染开,他也仿佛困倦了一样微微敛了眼皮。“好吧,我们,我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们去趟趟浑水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吧?”

既然轮回圣所都已经行动,足以说明这次命令的严重性,还有背后的,巨大的利益。

黑夜里已经漫起迷雾,谁会是驱散蒙昧的光?

微草只能靠你了啊小队长。方士谦默默地想着,睁开眼转向窗外。



“英杰英杰,快点收拾,不然被发现我们就惨了啦。”少年们拿着麻袋在地上抓起被枪击毙的白鸟,手脚麻利的往麻袋里扔填。“知道啦!这就来!”轻盈的站在树枝上放哨的高英杰没有看到方士谦和以往一样追来的身影,诧异之余觉得有点高兴,跳下雪地也和同伴一起收拾鸟类的尸体,他们扛着几个袋子的“宵夜”再次跃然在松柏林间。


不知道谁起的头,少年们陆陆续续的哼起了歌来:


我们的少年勇士如同松柏一样坚韧挺直

他们勇敢的踏越在丛林间

他们是在犹如鹰隼一般的狩猎者

隐没在连绵的雪林中

风雪和黑夜已至

微草的勇士仍然前进不懈

……

——tbc——


☆谢谢观赏

☆哥哥(原作者)说,如果明天有空的话就会发个小彩蛋,算是感谢大家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支持w请期待吧u

评论(1)

热度(40)